“All I have are negative thoughts.”

极其不负责任的脑洞。

极其不负责任且所知甚少,勿喷。


关于鬼灭之刃……看了10集tv以后我竟然脑补出


炭治郎他爹x鬼舞辻无惨的十万字生子文……

无惨可男可女的设定真的太香了……


逻辑如下:


1. 杀炭治郎全家是出于无惨对渣攻的怨念报复。


2.祢豆子是二人的女儿,所以无惨没杀她,而是给了她自己的血让她也变成了鬼。同时祢豆子是亲闺女所以不会因为他的血而自爆。


3.二人当年相爱相杀可炭治郎他爹在最后关头却没下刀啊!

【佐鼬abo】生而为人(四)

佐助率先恢复了状态,他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原有的墨水的气味消失得干干净净,馥郁的抹茶香气萦绕在鼻尖。佐助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在鼬脖颈上的牙印,生效了。


他的牙齿的形状刻在鼬的脖颈,佐助有一瞬间的混乱。他隐约记得情至深处时,他出于alpha本能地咬了鼬,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在那一刻竟然还以为鼬是个alpha。因为直到佐助咬下之前,鼬身上依然在分泌稳定的alpha气味。


如果提早知道鼬是个omega的话,佐助或许会在下口之前犹豫的。但是他想,出于自私的想要霸占鼬的原因,他还是会标记鼬。


是啊,鼬是个omega的话……那不是,正合他所愿吗?


佐助伸出手,抚...

【佐鼬】MEITING(四)

赤坂桧一:

是和阿辞一起完成的新坑! @倾花梨辞



○屠龙佐x龙化鼬



○魔改原著 自创设定背景



-



今晚的静谧编制出一种虚伪,欲盖弥彰地遮挡着谎言。



深夜,母亲和佐助已睡下,直到佐助习惯性的发出稚嫩的鼾声之后,鼬才出了房门。



鼬踮着脚尖走到走廊的深处,书房里还亮着暖色的灯。父亲果然还没有睡。



明天就是对于宇智波一族来说最重要的日子,自己的父亲宇智波富岳身为族长,怎么可能睡得安稳。



鼬默默地挪动到了房门左边,俯下身...

【佐鼬】不知梨花落满肩(诗二)

星河入梦青丝系,月下弃履石阶冷。

独酌酒泪朦胧处,犹闻故人研磨声。


——————————

诗可能会在以后的正文里出现,但发出来可以伪更(打死)

看诗就知道要BE了啊

【佐鼬】不知梨花落满肩(十五-中秋贺文下篇)

预警:每次写不虐的东西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看完大家会知道下章是什么。


————————————————————

面容娇嫩的妃子穿戴整齐,发饰雍容得体,妆面精致,眼角的粉黛略夹杂了些金色粉末,与金秋时节相得益彰。这是佐助的后宫唯一做主子的女人,春野家的樱妃娘娘。


“陛下,晚宴不刻便要开始了,妾身为您更衣吧。”


佐助站在窗边想着心事,未曾答应,春野樱便三两步上前,为他换下了朝服,换上绣着杏叶金龙的秋日宴服,女子可以用温软细指手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帝王的颈肩,煞是酥痒。


佐助似乎并不乐意这个女子对自己的撩拨。他们成亲已经数年了,她还没放弃么?


佐助轻轻推开了少...

那真的是笔不是拖把吗 (˶˚ ᗨ ˚˶)

青花梨枝:

 @倾花梨辞 阿辞的人设

手里是笔子不是拂尘不是拖把(笑)

是小丐帮一只,爱吃的食物是窝窝头(咦)

青花梨枝:

“鼬,你的头发又长了,如果是个女孩儿的话,妈妈真想给你编个可爱的发型,再别上个蝴蝶结。”


“鼬,止水的死不是你做的,妈妈相信你。”


“鼬,虽然说工作很忙,但是还是要好好吃饭啊。”


“鼬,一个人在暗部,洗了头发也要记得吹干哦,不然很容易生病的。”


“鼬,妈妈永远爱你。”


宇智波鼬听了很久,一个字也没有说。


他希望母亲不要再说了。


他知道,木叶的暗部忍者,或是宇智波家的长子,这两个身份,只能成全一个。


再说下去的话,在他不得不向她挥刀的时候,他的心就要碎了。


———————————————...

【佐鼬abo】《生而为人》(二)

水晶灯照射下的宴会厅,来来往往的宾客盛装出席,乐队演奏着优雅的乐章,场面盛大得像新年。


鼬熟练地与生意伙伴客套着,说些过分礼貌的带官腔的话。望着鼬的背影,那股令佐助介意的抹茶的味道,越来越浓,浓郁得要溶到他的酒里去了。少年微斜眼撇着嘴望着鼬的背影,发丝挡住他俊郎的眉目,沉在阴影里,任谁都看出来佐助神情不快。


佐助很多次想开口问鼬关于那个omega的事,可是无奈鼬被一群客人包围着说话敬酒,他找不到机会。


“咦,佐助君,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怎么板着小帅脸呀?来来来,你十八了,跟我干一杯!”


一个打着饱嗝的肥胖男人拉着佐助就要往他本来就半满的高脚杯里添酒。佐助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青花梨枝:

回家路上的初中生和小学生。



1 / 21

© 倾花梨辞 | Powered by LOFTER